陈蓓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徐广国【阅读悦读丨散文】那片海-作家荟

【阅读悦读丨散文】那片海-作家荟

《阅读悦读》首届大赛(小说)征文启事
图文/魏浩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艰难地登上军舰岛顶峰,头发被习习的海风撩起,立于海天之间的我,顿生“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之感。
站在孤岛悬崖,放眼望去,广淼的海域,墨绿与翠碧相间,三两只游船划过翡翠般的波浪,远岸的海边,“高脚屋”隐约可见。这是一片纯净的海,让久居城市的我沉醉、怡然。登顶的游客无不被这眼前纯粹、大片大片的翠绿与墨绿所吸引,兴奋异常,纷纷拿出手机、相机尽情拍照,恨不得一跃而投入她的怀抱。
今年五月,随省农村卫生摄影协会赴邛崃大梁酒庄学习摄影,有摄友提出七月中旬到仙本那自由行,我慨然响应。深居川中丘陵的我,许是被绵延起伏的崇山围困太久,时时有冲出重围的冲动,然而终是不能。仙本那,我早先听人说起过,那一片海有可能是人类最后的一块纯净之海。此时有此提议,便升起对仙本那那片大海一种深切的向往。幻想着一个人在寂静的清晨或者夕阳西下的黄昏,匍匐于海的礁石,听它的天籁般纯净的歌声,或者哼着愉快的歌曲,走在它长长的海岸,看浪花被吹散在风里的感觉,或者做一条快乐的海鱼,畅游在仙本那自由的海天之间,让我卑微的灵魂变得广大而圣洁。
就这样莫名其妙、无边无际的畅想着,开启了我的仙本那之行。 仙本那((Semporna)是马来西亚沙巴州斗湖省的一个县,它位于马来西亚的东海岸。原本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渔村,在地图上根本找不到它的存在鹤顶红金鱼,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随着一些旅行探险者的到来,陈蓓琪他的名声才逐渐被外界熟知,如今已发展成为著名的海底世界旅游中心。它临近赤道,位于北半球台风地带以南,这里没有地震、没有海啸,没有台风的干扰和影响,是海上旅游、潜水、休闲、度假的福地与天堂。
从成都经过五个多小时的飞行,到达吉隆坡,再经过两个半小时的飞行,到达斗湖省,由斗湖乘车,穿行于丛丛油棕树林与雨林植被覆盖的热带风光 ,临近午夜甲苯咪唑片,我们终于到达了仙本那一家名为“唐朝珍珠酒店”的下榻之所。一看这中文的名字,一路风尘与疲劳顿时消解大半。洗漱入眠,大唐之梦在东南亚的海天之间飞翔。
游艇在海面飞驰,码头离我们越来越远,沙滩、海水、阳光、椰林离我们越来越近(其间,也经历了几次大海的风浪)。一连几天,我们出入波德加岛、曼达奴岛、马达京岛、汀巴汀岛、马布岛和卡帕莱岛之间,感受仙本那的纯净与辽远,象海鸥在海天之间飞翔;也感受狂风巨浪拍打的力量,在笑声与惊恐中认知生命的强大与渺小。

仙本那((Semporna),在马来语和巴夭语中是“完美的”意思。从空中鸟瞰,仙本那及其附属岛屿就像蓝色星河里的一个梦幻世界,大大小小的岛屿,随心所欲的散布于广阔浩淼的蓝色海域,像大自然随意部署的岗哨,护卫着上帝滴落的一汪深邃眼泪。
当游艇渐渐慢下来的时候,我们的前方出现了数十只自由自在的小船,仔细一看,这些小船上尽是些孩子,他们或嬉闹,或竞渡,或慢慢地划向游船 ,也有远远地观看的轻轻划着小木船的妇女。游船停了下来,水上的孩子们立刻围了过来,伸出他们的小手,向游客索取食物。看着这群水上的孩子,游客们把随身携带的饼干、糖果、水果徐广国,还有矿泉水递给他们。接过食物的孩子们,快乐地分享这些异国他乡的馈赠。虽然在我们看来是极平常、途中闲而无事,暂时充饥或者解一时之渴零食,但这群水上孩子却吃得欢声笑语,津津有味。
稍一抬头,海面上疏疏落落的“高脚木屋”清晰可见。说是“木屋”,其实就是用海岛上干枯的、碗口大的树木,在海面上搭起的简陋窝棚。这些窝棚距离海岸不远,也有一半搭在沙岸一半伸入海里的。小木船,是这群人出入最简单、最便捷的交通工具戏说乾隆续集。水上木屋,则是他们世代居住的“尚品华屋”。而这一方湛蓝的海洋,则是他们祖祖辈辈繁衍生息的纯净天堂。这一方圣洁的天堂拍手治百病,就是他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他们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属于他们的海洋,须臾不离,终身不弃。他们知道,自己就是这海洋中的一滴水,他们的血液在这纯净的海洋里激荡、流淌,他们的灵魂在这纯净的海洋中坚守。他们荒寂于大海,又丰富于大海宋小澄。他们生存于这片“风下之乡”,是上帝给予这个种群特殊的佑庇。

这个以海为家的族群,就是巴夭族。他们的祖先是被流放的大马国原住民,因为被禁止踏上陆地,这些流放者为了生存,选择了寄生这片辽阔的海洋。他们在浅海的珊瑚礁石上搭建房屋,过着无国籍的游牧生活。海洋就是他们的家,是他们生存的沃土。清晨,太阳从海平面升起,当第一束温暖的阳光照进他们的“高脚屋”的时候,男人就出海捕鱼了,当繁星闪烁天空的时候,一叶扁舟随着海潮向高脚屋不紧不慢地泊来,女人和孩子看着男人和小船里三五条活蹦乱跳的海鲜,一家人的圆满,又一次在这看似平静的海面投下金色的希望。
这群巴夭族人,是为海洋而生的孟获城。他们的生命只有走向海洋,才有意义;有人的活动,海洋也才有了灵气。他们是海的精灵,他们可以不借助任何潜水工具,就可以潜入到深深的海底,获取海洋鱼类,寻找珍珠海参。
这群“水上吉普赛人”,没有国籍,没有学校,没有医疗。他们以船为家,随波飘摇。他们一贫如洗,衣衫褴褛,也没有像样的家具与厨房。他们的生活与思想跟这一片海洋一样质朴,一样原始。他们从不向大海任意索取,他们只储存极少的食物。但是在巴夭人身上,你也看不到自卑与羞怯,看不到痛苦与煎熬,看不到现代人孜孜以求的欲望和欲望浮动之下的焦躁。他们与浪花作伴,与鱼虾交友,沙滩与海水就是他们天然牧场。他们与海风追逐,与白云唱歌。他们简单而快乐,一如海的潮起潮落,一切都是自然天成,一切都随波逐流,自然而然。他们也不会向游客兜售海螺、贝壳、海马、海鲜一类的工艺品与海产品,他们大多数人还没有买卖、杀戮与货币的意识。
我暗地里担心,随着成批旅游者的光临,巴夭人有一天把这片纯洁的海洋和海洋中的宝贝作为他们掠取与赚钱的工具。
看着这一群大海中的巴夭族孩子,他们在波峰浪谷间出入、嬉戏,如履平地。他们站在高脚屋沿或船头,高高跃起,一头扎入水里,犹如鱼归大海,那样的畅快、那样的舒坦、那样的自在。我就想,其实人类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水,它和空气、食物一样,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基础。巴夭族人的质朴、天真、快乐与无欲无求,让我相信,人类就是由鱼类进化而来的。 英规剑桥大学和美国康奈尔大学的研究人员经过25年的研究发现,人类和多达65000种脊椎动物都是由一种拥有“第六感”,长相酷似鱼的海洋生物演变而来的。这种生物生活在五亿年前的海洋中,具有良好的视力、颌及牙齿,还具有能够感知水中电流的高度发达的感应器官妙探寻凶,使他们能够在水中相互交流、捕获食物、辨别方向。他们具有用来侦测水流运动的测线系统,如今在大多数鱼类侧面也能见到这样的条纹。 老普利尼是一位记述过“人鱼”生物的自然科学家,在他的不朽著作《自然历史》中写到:“至于美人鱼,也叫做尼厄丽德,这并非难以置信……她们是真实的,只不过身体粗糙,遍体有鳞,甚至象女人的那些部位也有鳞片。”巴夭族人能够不借助任何潜水设备,潜入三十多米的海底,与深海鱼群畅游嬉戏,捕获海中食物,他们的身上具有和保存着鱼类的天性。他们对海洋的珍惜与爱护,从一个侧面反映和提醒着生活在地球上的我们,对于孕育了人类的大自然,我们不应该只是一味的索取,还要懂得感恩与回点筹网馈!

离开巴夭人相对聚族而居的波德加岛,我们的游船向敦沙卡兰海洋公园之一的军舰岛驶去。海面阔大,海水或墨绿或翡翠,错落相间,向海天之间铺陈开去雪影蝶依,美不胜收。这就是我神往的那片大海吗?它纯净、高尚,纤尘不染。
赤脚走在海的岸边,海水轻轻拍打沙岸双龙夺凤,闭上眼睛,我就是仙本那的一条自由自在的鱼。心有多畅快,自泳的姿势就有多畅快;心有多远,你生活的就有多宽。睁开眼睛,高大的椰子树直插天穹风之大陆,脚下洁白的沙粒,随着翻卷的浪花流入眼前的湛蓝。如果潜水入大海,各种鱼儿会伴你畅游海底,大片大片形态各异、色彩万千的珊瑚,让你沉醉不归。
来到军舰岛,最大的挑战就是登临六百多米垂直高度的军舰岛顶峰。听说六百米的路程,游客们都跃跃欲试。好多游客说,哈哈,登顶看海,小菜一碟!我既然千辛万苦来到这里,再高的顶也是要登的。
会当凌绝顶,大海在我胸。随着人流西部普法网,我开始了在大海孤岛登山的愉悦里程。
孤岛登山,“智取华山一条道”。刚走几步,就大汗淋漓。走到200米之处,好多游客已举步不前,艰难地爬到300米,已有大部分老人和小孩折返。这里雨水较多,道路湿滑,陡峭崎岖,每向前移动一步都艰难异常。所谓路安妮安娜,其实就是登山的人用脚踩出的、由卵石和植物藤蔓组成的山径。稍不留神,就可能摔得人仰马翻。其实,我也产生过要放弃的念头,是几个下山的老者激励和鼓舞了我。人的一生总会遇到坎坷,泥泞,甚至走投无路,但是只能要你心中有目标,就会有动力,就会有战胜困难的勇气与力量!我们脚踏大地,是崎岖、泥泞、高山磨砺了我们的青春、勇气和精神。迟子建在《泥泞》中说:“我热爱这种浑然天成的泥泞,泥泞诞生了爬涉者,它给忍辱负重者以光明和力量,给苦难者以和平和勇气。一个伟大的民族需要泥泞的磨砺和锻炼,它会使人的脊梁永远不弯,使人在艰难跋涉中懂得土地的可爱、博大和不可丧失,懂得祖国之于人的真正含义:当我们爱脚下的泥泞时,说明我们已经拥有了一种精神。”在国内的好多名山大川如泰山、黄山、华山,甚至稍有坡度与曲折的景点,已被公路和索道、电梯所代替,旅行者早已不能体会登山的艰辛与跋涉的乐趣。我不敢贸然设想,一个养尊处优的民族及其子民对脚下这片土地的情感。我也不敢贸然猜度一群没有历经坎坷、崎岖与泥泞的未来,对脚下这片土地是否还一如他们的先辈一样,爱得如此深沉。
一抬头,看到下山游客洋溢着的满面笑容,我就不能放弃。我和一个十岁的小朋友,在400米处走在了一行队伍的前面。虽然我已是几次险些跌倒,走得疲惫乏力,上气不接下气,但心中有目标、有憧憬,再艰难、再泥泞、再曲折、再险峻的路也要鼓足勇气攀登。特别是这个十岁的小朋友的坚定与毅力,让我看到了未来的希望和勇气,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下山的游客不断地鼓励着上行的攀登者。他们鼓励的眼神和加油的手势,总是让我及我们这群跋涉在这崎岖、泥泞山路上的后继者心中升腾起海天之间那绝美的风景。
终于登上了山顶,心中的舒畅无以言表超级女星。呼呼地海风吹在满头大汗的脸上、身上,甘甜,爽朗,攀爬的惊秫与疲劳顿消。走向峰顶,立即被先期登顶的人们巨大的兴奋与激情感染。这是一种战胜困难的豪迈,这是一种取得意想不到的胜利的喜悦,这是一种经历磨砺后精神的升华与蝉变。站在海天之间,对着眼前苍茫、深邃、高远、碧蓝的这片大海,油然而生一种对大自然的顶礼与敬仰。
让镜头记录下这片茫茫沧海。
让习习的海风,吹散我的欲念。
让这片纯净与圣洁洗涤我的灵魂。
美丽的仙本那,你让我不虚此行。


《作家荟》微信号stzx123456789
投稿邮箱:125926681@qq.com
《写乎》微信号:hongyupt
投稿邮箱:499020910@qq.com
顾问:朱鹰、邹开歧
主编:姚小红
编辑:洪与、邹舟、杨玲、大烟
延伸阅读
想要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原文阅读”进入阅读悦读书城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欢迎把我们推荐给你的家人和朋友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