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蓓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张丰毅电视剧【重读经典】《国家精英:名牌大学与群体精神》(终)-钱门读书会

【重读经典】《国家精英:名牌大学与群体精神》(终)-钱门读书会
导言
在上次推送中,我们重点介绍了第五部分的前两节,即国家精英是如何通过学业称号来合法化自身权力宫羽扮演者,甚至创造了国家的。本次推送的内容是本书的结尾部分“合法化回路的延长”,布迪厄着重阐述了支配者与文化生产者是如何编制起复杂的合法化回路,并通过看似无私、自主的行动来进行神化的利益交换,从而达到利益合法化的目的的。
国家精英群体以所有权称号、学业称号甚至贵族称号的形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保障,但他们所要提供的保证也远高于其他的支配群体,尤其是对于胜任力以及献身于普世的保证。因此烈火街头,这一群体的一切都是具有两面性的。治国专家们一方面主张自己作为“普世阶层”(the “universal class”)的特权,另一方面有责任诉诸于普世性以行使他们的霸权。他们对于以一种“社会的”观点来思考有强烈的需求,将自己视为国家的代理人而不仅是生意人,并将自己的决策基于“专业知识”的“中立性”和“公共服务”的伦理。伴随自我合法化而来的吕飞龙,是他们必须认可文化形式的权力,而自我合法化的诱惑力又被一种复杂性所抵消——一种存在于对社会中各种分类原则的竞争中的复杂性,发源自权力场域史无前例的分化,并将权力合法化的问题以完全不同的形式提出。
霸权必须得到认可。不同于物理世界的力,所有权力都是作为符号权力来起作用的,而符号权力的基础则在于“否认”(denial)系统脱敏法。符号权力带有一种认可的需求,也即是一种误认的需求,认可/误认的对象是一位自主的代理人(autonomous agent),其所身处的职位将权力授予给自身的东西授予给权力。但是,除非得到一种独立的权力的承认,否则符号权力毫无价值可言。认可的行动越是看起来不由外部生理的、经济的、政治的、情感的条件限制(也就是显得越“无私”),它被视为合法的几率就越高。
也就是说,一次合法化行动的符号效力随着“神化者被承认的独立性/被神化者的独立性”这一比率而升高。在自我神化中,符号效力几乎不存在。当神化者是受雇而来的,或者是被神化者的熟人时,符号效力较弱。当认可的行动是一种交换的对象,并且交换的回路和时间间隔较短,于是交换本身变得透明时,符号效力也较弱。当行动者之间所有的物质或符号方面的可见关系不可见,并且执行认可行动的人自身就得到了更高的认可时,符号效力达到最高水平。
神化者的自主性作为符号效力的前提,这一原则生成了多种策略,被用于掩饰直接的、间接的自我神化。布迪厄以文学批评界的回敬(return favors)行为为例,解释了赞赏者与被赞赏者如何掩盖相互之间的关系:(1)在庆祝与被庆祝之间间隔一段时长;(2)通过改变媒介的方式来改变读者群体;(3)人物替换——最初受赞赏的作者以化名进行赞赏,或者通过一个与其有不可见连带关系的作者;(4)给予一种不可见的利益回报,李建群比如大学职位、选票等;(5)通过赞赏那些对庆祝活动有决定权的人(如报纸编辑、专栏作家等)来积累资本。这就是在新闻场域占据最高职位与世俗权力的人们如何对整个场域施加影响力,获取智力场域一部分握有符号权力的人的服从,而后者也反过来得到他们所要求的恭维。
合法化的基本经济法则可以这样总结:由于合法化话语的符号效力与赞赏者、被赞赏者间的实际或可见距离(独立性)成正比,又因为赞赏者与被赞赏者间的观点差距通常与这一距离成反比,行动者或机构要想实施符号性的提升(symbolic promotion方永祥,比如宣传、广告等),就不可避免地要在这二者间找到最优解——(1)庆祝的信息含量最大化,(2)庆祝者的(可见的)自主性最大化,即庆祝活动的符号效力最大化。这套逻辑不只在直接的、公开的广告与间接的、较隐蔽的公共关系策略中用到,也被支配者运用于制造“他们的特权的神正论”(the “theodicy of their privilege”)。与过去的支配群体不同于文凤,现代的支配者使用一套信息含量低、但掩饰性强的话语,张丰毅电视剧也就是符号效力强的话语。为了使权力被认可,必须消耗能量,且合法化必然涉及到分工,所以自然而然地告别的时代,合法化链条越长越复杂,符号效力越强,所需的社会能量就越多。
任何个体或群体要使自身权力合法化,都不能只依靠自身。一位亲王只有给予他的诗人、画家、法学家在他们各自的领域中立法的能力,才可能得到他们的符号效力的服务。尽管表面上的自主性,也就是被误认的依赖性(misrecognized dependence),可能与真正的独立性具有同等的作用,但是不可避免地,符号效力越强,执行合法化活动的权威为自身利益而挪用权力的风险就越高。这种存在于独立中的、通过独立来实现的依赖关系的模糊性将文化权力与世俗权力绑在一起,从职业法学家群体出现的一开始,这种模糊性就足够明显了。在12世纪的博洛尼亚,法律的自主化一方面有效地保障了亲王的权力(由法学家们通过挑战他的方式),一方面也带来法学家们对他的要求,以及一种权力的斗争——掌握合法操控文本的权力的垄断者们使对抗亲王的专制的法律得到合法化。
随着自主性场域扩增、权力场域分工出现,原本可互相转化的权力(比如氏族长老或乡村首领)之间的无分化状态与机械团结逐渐转变为由几种专门化的职能(比如战士和牧师)组成。权力不再以个人或某些机构的形式体现,而是与权力场域共同扩张,并且只能通过一整套场域和权力形式来实现。这些场域、权力形式由有机团结统合起来,因此即使有差异的也是互依的。行使权力主要以不可见的、匿名的方式,通过各种“机制”(比如经济资本、文化资本的再生产机制)来实施再世追魂。也就是说,是通过行动者组成的网络所做出的看似无政府实则结构化的行动和反应,这些行动者既相互竞争,也相互补足,他们带来了越来越冗长复杂的合法化交易回路。像神职人员和战士这样简单的对抗与互补关系,变成了场域之间的复杂关联,尤其是大学场域和官僚场域之间,以及这两个场域与经济的或政治的场域之间的关联。这些不同的领域都作为高度掩饰过的再生产机制的核心存在,通过分类过程实施再生产,因此都能够长久地维护支配者的利益,尽管同时它们在官方层面上排斥着任何形式的世袭。
随着合法化回路复杂化,支配权力的符号效力日益增强,肉体上的强制让位于符号暴力所带来的更温和的、经过掩饰的强制算命不求人 。在维护社会秩序上,旧的强制措施变得次要于进行文化再生产的学校和权威。布迪厄认为,研究者在描述这一现象时时常诉诸的“民主化”、“理性化”、“现代化”等字眼恰恰是不全面的。在这一过程中确实存在“理性化”,却是一种更接近于弗洛伊德而非韦伯的“理性化”。通过公正化的表象来掩盖各种实践和机构的专制,这种“理性化”的机制变得越来越有效。然而,因为有机团结在复杂化的同时也愈发脆弱,合法化所需耗费的社会能量和所面临的风险都在增加。最重要的是,在与文化资本拥有者的关系中,世俗权力拥有者普遍遭遇着合法化的自相矛盾(the legitimation antinomy),这种矛盾来自于教育制度在权力的再生产与合法化中日趋重要的位置。文化资本持有者总是想要行使他们的自主性,尽管其自主性来自于支配者的让步。
布迪厄认为,“支配阶级”究竟是统一还是分化,这是一个毫无意义的问题clannd。有机团结正是既统一又分化的原则,也正是交易关系的基础。它使得责任与认可的双向关系得以发展(即,交易中双方分别在一个方面是支配者,在另一个方面是被支配者),使得权力场域中各种权力的结构得以保全或转型。对于国家的权力(power over the state)看似只存在于狭义的政治斗争中,但暗中的斗争全面且持久地影响着权力场域中的权力关系,并且暗含着对“对于国家的权力”的政治斗争中的真实原则。
尽管这并非他们的初衷,但支配者间的斗争使普世性(比如理性、无私、热心公益等)进入了权力场域,作为当下权力斗争中有力的符号武器。虽然本意在于合法化支配者的利益,特定利益的符号性普世化仍不可避免地带来了普世性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