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蓓琪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广告任务网【长谈】《爱情食物链》(六十五)-安逸手札

【长谈】《爱情食物链》(六十五)-安逸手札

她听到脑中,轰的一声巨响——是命运里,那强悍的爱情食物链,断裂的声音……隆隆地,不绝于耳……
大家追上咏正,将工具递给他,咏正连谢谢也不说,闷声继续前进。
是,遂心性命悠关,他什么也顾不上了。
可是,矿洞狭窄,众人施展不开,只能缓慢行走。
咏正手握成拳,心中默默念着遂心名字,但觉得时间一秒一秒流逝……
好不容易接近被封堵住的洞口,七零八落的石头、泥沙、钢筋……将整个洞穴堵得丝丝,密不透风。
咏正也不说话,挥起铲子,就开挖。
每一下,都使出最大力气。
工人们也救人心切,虽然洞穴中,空气稀薄,可是大家还是拼尽最大力气开始挖掘。
一分钟、两分钟,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咏正浑身似从水里捞出来——
他脸上全是水,他自己也分不清楚是汗,抑或根本是泪……
他嘴巴发干,手脚也已经绵软无力,所有人都已轮换休息过,只有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始终不肯放下手中铁铲。
每过一分钟,遂心便危险一分钟。
他的心越发慌乱,可是他用最大意志保持镇定,他不能乱了阵脚,遂心还需要他……
“老方奇迹王座,放弃吧!”前来帮忙的几名男记者,劝他:“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要不,休息一下也好!”
咏正当没听见。
不,他根本已经听不见,说不出,连摇头都作不到,他所有力气、所有感观都倾注于那小小铁铲上。
“这是意外,报社不会责备你的!”一个男记者上前想拉开他。
可是,咏正身如磐石,纹丝不动。
为什么要让遂心下去老师领进门?
我为什么不陪在她身边?
她一定害怕极了!
“这么长时间了,大概救不回来了……休息一下吧!”有好心的矿工在一旁安慰。
咏正心一下裂开——疼痛蔓延至全身金乡教育网,他但觉连全身皮肤都逐寸裂开小口子,痛得他连呼吸都快停止……
不,遂心没有死!
遂心不能死!
我尚且没有告诉她我爱她!
忽然间,力气又重恢复到他体内,他飞速挥动铁铲,机械地、一下、一下、又一下,铲开那些阻隔在他与遂心之间的障碍物。
遂心眼前一黑,巨大的震动让她跌倒在地。
待震动停止,她从地上爬起来,四周一片漆黑,头顶矿灯已经全部熄灭。
她忽然喉头发干,莫名的恐惧将她包围。
她轻轻咳嗽,没有人回应,她伸手检查了一下自己,膝盖摔破了,有湿滑粘稠的液体浸透牛仔裤流出,大概是血。
但身上没有更多伤口,遂心镇定下来。
一定是矿洞塌方了。
她四周摸索一下,摸到一双粗大的手,那手反手握住遂心超极品流氓。
接着,一个沉稳的男人的声音传出来:“我是老李!”
哦,听到检察员老李的声音,遂心的心更加镇定。
老李经常出入矿洞广告任务网,熟悉各种矿难,有他在,问题好解决的多。
接着,其他三人的声音也陆续发出。
大家都没事,遂心松一口气。
“怎么办?”遂心问。
“得想办法,查看一下情况!”老李说。
遂心掏出手机,她的手机自带一项照明功能。
灯一亮,众人仿佛自黑暗中看到曙光嘉祥钓鱼吧。
但见这小小方寸地,前后左右都被堵得死死的,丝毫也出不去。
遂心心一下沉下去。凌潇潇
老李四处检查一下说:“还好,这里原本有个通风口,虽然被堵住了,但还有一点缝隙,可以透进来些许空气,我们不至于被闷死!”
“现在怎么办?”遂心问。
“只有等!”老李说:“虽然这里有个通风的缝隙,但是毕竟我们有五个人,恐怕还是不够的,所以大家尽量保持体力,少说话,少用空气,不要紧张,调匀呼吸。”
遂心等人,立即坐下来。
“会有人来救我们吗?”一个男记者问。
“会!应该很快!”老李回答。
大家都静下心来,等待救援。
很快,遂心手机的电也用完了,四周又陷入黑暗中。
被埋在这狭窄低矮的洞穴中,动弹不得,仿佛坟墓一般死寂。
渐渐,她有种被活埋的感觉,每一分钟都特别漫长。
不能说话,不能动,她的思维变得异常活跃,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咏正在干什么?
他着急吗?
老方一定吓得面色都变了!
……
一开始,遂心还能保持镇定。
可是,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身体也开始麻木僵硬、并没有人来救他们。
遂心开始慌乱起来。
渐渐,她觉得烦躁异罗珊书法常。
空气越来越稀薄,遂心觉得头昏沉沉,开始瞌睡。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遂心终于忍不住问:“还会有人救我们吗?”
“应该会吧!”老李回答。
时间过去太久,仿佛一个世纪一般,连他都没有信心。
这时,空气更加稀薄,一名女记者,忍不住嘤嘤哭泣起来。
所有人的情绪与崩溃只余一线之隔。
绝望的情绪一下蔓延开来,洞里的人都觉得更加压抑,仿佛死神已经在召唤。
遂心也变得狂躁、心头似有百足虫慢慢噬咬、抓挠——
忽然,洞里又震动一下。
大家心头都是一紧。
接着,老李站起来,摸索了一下,然后听见他低呼一声:“糟糕!”
“怎么啦?”大家齐声问。
“通风的缝隙被震得堵住了!”老李的声音里透着惊惶与恐惧。
死亡的阴影瞬间将众人笼罩得严严实实。

会死吗?
这个念头一闪过,遂心立即慌乱起来。
背脊汗毛即刻竖起来——
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就这样死掉。
她的镇定彻底被吓退了,退到九霄云外……
她觉得,仿佛有一只冰凉的手,掐住她脖子,正一点一点将她往地狱里拖。
她狂乱地站来,忽然想到,今日自己也许将葬身此处,顿时双腿一软。
瞬间凤凰花又开,她眼前闪过咏正的影子——大抵,她再也见不到他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弱小的女子,脆弱到,下个瞬间,也许就死了。
空气越加稀薄,窒息的感觉,迎上来。
死亡的阴冷扑面而至——
遂心闭上眼睛,她彻底崩溃了,歇斯底里哭起来火男连招,是,她此生从未哭得这样大声。
节约空气有何用?不过只多残存一两分钟!
——顾忌那样多,有什么用?
畏首畏尾,咏正至今不知道自己心意!
咏正麻木地挥动铲子——
忽然,所有人都停下手中动作!
“嘘——听!”
这一次,连咏正都停下来。
那堵在前面的石板后面,传出清晰的哭声!
有人活着!
大家脸上都露出狂喜的表情,奋战7个小时,没有白费。
咏正的身体,瞬间恢复知觉,连手指尖都有了温度。
是谁在哭泣?
遂心?
不可能!
他牵一牵嘴角,遂心那样勇敢,才不会哭!
可是,那夹杂泣声的声音,依然清晰地传出来:“你们若有人活着,出去替我告诉方咏正一声,告诉他,关遂心喜欢他!”
咏正全身僵住,一股暖流自心中涌出,直奔出眼眶……
黑暗中,遂心绝望地哭起来——
她想到,舒喻在死之前孪生画室,尚且留言告诉施云川,她曾经爱过他。
而自己,就要死了。
多年的感情也将埋葬在这里!
老方将永远无法知道她爱他……
她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绝望地、颤抖着、孤注一掷地喊:“你们若有人活着,出去替我告诉方咏正一声,告诉他,关遂心喜欢他!”
喊完,她又立即反应过来,不,这些人将同她一起,被埋在这里。
她又喊:“谁把手机借给我,给我点光线,我要写下来,我要告诉方咏正,我爱他……”
然后她开始一边哭,一边摸索包里的笔记本……
下个瞬间,洞里又是一阵震动!
糟糕,还没有写下来!
遂心绝望地闭上眼睛替嫁成殇!
“遂心,关遂心!丫头,是你吗?”咏正扬声大叫!
外面的气氛已经变了,听到遂心绝望的喊声,有人鼻头发酸,相识的记者则捉狭地看着咏正。
忽然,稀薄的空气里,洋溢着生机赢渠梁!
咏正赶紧扬声喊遂心,阻止她再喊下去,她喊得那样绝望,他的心都痛了。
可是,他自己的嘴角却不断上扬,上扬,扩大成一个微笑!
止也止不住!
原来今生最大的惊喜,在这里等着他!
遂心立即噤声——
是咏正!
咏正在外面!
黑暗中,遂心也立即察觉出自己面孔瞬间胀得通红!
她死不了了!
她继续活下去了!
每个人都知道关遂心暗恋方咏正!
糟糕!
糟糕!
明天整个新闻圈都知道关遂心暗恋方咏正。
包括方咏正自己!
她甚至听到,旁边的女记者轻笑出声!
天,明明刚刚她还在嘤嘤的哭!
遂心伸手猛抽自己两个大嘴巴。
最后关头,怎么乱了阵脚,连最不能说的都说了?
白白让这么多闲杂人等看了笑话去!
遂心窘迫不已,狠不能挖个地逢钻进去。
可是来不及了——
一阵稀里哗啦的巨响,然后是喧哗的人声。
空气一下随着人群涌进这狭窄通道!
一阵强光,射得遂心差点睁不开眼睛——
电光火石间——
一个高大的人影冲过来,他全身黑乎乎,面孔也看不真切。
可是他那样冲进来,不顾一切、势不可挡——
然后,遂心只觉得,被一双强而有力的臂膀死死抱在怀中……
对方死命地抱紧她融水好门户,拼老命似的将她往身体里揉。
有一刹那,她几乎窒息,她疑心,身体要嵌进那人体内……
随即,她闻到老方熟悉的味道,那令她心安的、心痛的、心碎的、心怡的味道——
然后,有滚烫的液体滑落到她面颊上——
是眼泪吧!
隐隐地向开元,她知道这个拥抱的意义已经不同以往——
她幸福地闭上眼睛——
她听到脑中,轰的一声巨响——
是命运里,那强悍的爱情食物链,断裂的声音……
隆隆地,不绝于耳……
(完)
(图片由作者拍摄,请勿使用沙丁鱼挂机。)